書目資料:施琅。靖海紀事(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編)
章節:靖海紀事下卷/臺灣就撫疏
頁次:43-46
引用格式:

臺灣就撫疏
  太子少保、提督福建水師總兵官、右都督、伯、臣施琅謹題。為恭報臺灣就撫事宜、仰祈睿鑒事:竊照澎湖克捷,海逆已失其險;康熙二十二年閏六月初八日,偽藩鄭克
043
塽、渠魁劉國軒差偽官鄭平英、林惟榮、曾蜚、朱紹熙等賷送降表併書來澎湖軍前求撫。臣慮其詭譎緩兵,難以遽信,遂令曾蜚、朱紹熙回臺灣傳諭,若果真心投誠,必須劉國軒、馮錫範來臣軍前面降,將民人土地悉入版圖,其偽官兵遵制削髮,移入內地,悉聽朝廷安輯。若偽藩等悉如臣言,當體皇上好生之德,以拯數十萬之生靈,題請赦其前罪,撫綏安插。業于閏六月十一日將降表並書具疏進上御覽在案。
  茲七月十五日,鄭克塽復差偽兵官馮錫珪、偽工官陳夢煒,劉國軒遣胞弟偽副使劉國昌,馮錫範遣胞弟偽副使馮錫韓,同曾蜚、朱紹熙賷送降本稿前來澎湖軍前回話,一一依臣前言。其防守南北淡水偽左武將軍何祐、偽左先鋒李茂等所帶賊眾,今俱召回臺灣;南北淡水已無防守矣。何祐等差賷密稟到臣納款。是臺灣南北地方,俱已效順。復據曾蜚等稟稱,鄭克塽、劉國軒及兵民人等,咸懇臣發給告示,張諭削髮,俾得遵依。蚤發一日,則兵民蚤獲一日之安。臣因仰體浩蕩洪慈,服舍來安,乃敢給示撫綏。矧鄭逆自來遠阻聲教,未被聖化,非如吳、耿諸逆,受恩背叛者比。諒荷皇上廣開面網,赦其前愆,俾沾德意。即將劉國昌、馮錫韓見留軍前。隨于十六日遣侍衛吳啟爵、六品筆帖式常在,同馮錫珪、陳夢煒、曾蜚、朱紹熙,帶安插告示五張,先往臺灣曉諭,看驗各偽官兵百姓人等削髮,令其催賚偽藩鄭克塽及劉國軒、馮錫範等敕印,併繕謄降本前來交繳,以便臣代為賚進,則此事似可勾當也。
044

  臣俟各船修葺齊備,一面統率船兵,親抵臺灣,看其形勢,暫行安輯。其所議造八槳船隻及再調陸師官兵,已咨移督臣停止矣。第查臺灣土地千餘里,戶口數十萬,地在敻海之表,或去或留,偽官兵戶口繁多,當作何安輯,事關重大,所當亟請皇上迅賜睿裁,敕差才能戶、兵二部,迅速前來,會同督、撫主裁料理,安置得宜,畢此大事;俾臣得即勾當班師,從此金甄永固,玉燭常調,可無廑南顧矣。
  此番澎湖克捷,臺灣就撫,實賴我皇上洪福齊天,威靈遠暨,乃克見成效。但臣鹵莽武夫,性質愚戇,直道行事,不肯遺賊以為君父憂。荷蒙皇上豢養之恩,特知之遇,無足報稱,誓必掃靖海氛,少效涓埃耳。今年逾六十,筋力衰邁,難勝封疆重任。且孤忠獨立,既不肯苟合,又不能彌縫。征勦臺灣之舉,乃面奉諄諄溫諭,屢次俞旨專征,是以臣竭效死力,堅不阿徇,務期蕩平。極知深拂人意,災必逮身。茲賊島既平,臣職已盡,若蚤不引退,將來必為禍階。伏乞皇上恩賜召臣回京,俾得時覲天顏,臣所深願也。謹將偽藩抄來疏稿,恭進御覽。緣係恭報臺灣就撫事宜,貼黃難盡,伏乞皇上全覽乾斷,迅賜敕旨施行。為此具本謹密題請旨(康熙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)。
附錄八閩紳士公刊原評
  從來敵勢窮迫,多藉投誠以為緩兵之計。今臺灣就撫,公獨令其親來面降,一面請旨,一面發示,令其遵制削髮,以示無外;殆所云閫以外將軍制之非歟?且以其遠阻聲教,非吳、耿諸逆
045
受恩皆叛者比,真卓識也,真公論也。降表既來,即咨移督院停造八漿,並停調陸兵,可謂省國費而紓民力者矣。至于請召還京,非徒憂讒慮患,實有古大臣功成身退之學問焉。雅歌仲山甫之明且哲,史稱張子房之托辟穀,公於此思過半矣。但以四十年難靖之海疆,一日削平,此皆公之智略過人,聲靈遠播;若使還朝,安知反側之輩,不復生異志耶?昔明祖以沐氏定雲南,遂世襲永鎮,故終明三百年無他患者,誠餘威足以懾服之也。公鎖鑰閩南,海國波靜,閩人之得以安枕無虞者,皆公之賜也。公何可須庾離閩哉!果遂其引退之志,其若社稷蒼生何乎!宜朝廷之永留我公也。
046
 
 
 
 
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一頁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