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目資料:施琅。靖海紀事(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編)
章節:靖海紀事下卷/舟師抵臺灣疏
頁次:51-53
引用格式:

舟師抵臺灣疏
  太子少保、提督福建水師總兵官、右都督、伯、臣施琅謹題。為恭報舟師已抵臺灣、投誠官兵亟需糧餉、仰乞敕旨應給事:緣照臣總統水陸官兵船隻,于本年八月十一日自澎湖開駕進發,業已題報在案。其澎湖地方,臣酌撥水陸官兵三千員名、大小船三十餘隻留守山海防禦。臣于本月十三日到臺灣鹿耳門,偽藩鄭克塽遣小船前來接引入港,偽侯劉國軒、偽伯馮錫範率領各偽文武官員到軍前迎接。悉于本月十八日削髮。臣逐一分發袍、帽、外套、靴全副。其各鄉社百姓以及土番,壼漿迎師,接踵而至。臣宣布皇仁,酌量給賞銀牌、袍、帽、靴、煙、布疋,咸皆欣歡踴躍。其故明監國魯王世子朱桓,呈繳金冊一副,同瀘谿王朱慈爌、巴東王朱江、樂安王朱浚、舒城王朱、奉新王朱、奉南王朱逵、益王宗室朱鎬等,亦赴軍前投見。詢稱寧靖王朱術桂聞大師克取澎湖,即全家自縊而死。臣就朱慈爌等追取各原受冊印,據稱流落多年,貧窘銷用,見各住草地耕種度活。茲朱桓等宗室數人,應載入內地,移交督撫,聽其主裁安插。
  惟臣舟師,今抵臺灣,細閱港道紆迴,地勢窄狹,波濤湍急,可謂至險至固。臣雖用兵,頗能籌度。但至此觀看周詳,若非皇上威靈遠震,似未易可以力鬥取勝之地。顧輸誠向化之舉,在各偽文武官員各懷疑畏;獨偽侯劉國軒決意傾心,以生死聽命于朝廷
051
,免貽害生靈;此其人毅然慷慨,見機力主歸命,遂使我師不用戰攻,而得全國,其功亦不少。倘荷皇上寬恩,授以爵秩,當有可見效之才也。又閱土地肥饒,出產五穀,沃野千里,人民土番雜處,甚為稠密;應去應留,臣經具疏題請,未奉敕旨,仰冀迅賜睿奪,俾得欽遵奉行。
  更有請者:臺灣偽官兵聽其歸農者甚多,而入伍者不少,當即暫給糧食,以安新附之心。若承交接管,此項糧餉何從以應?臣于本年八月初九日承准兵部劄付,覆奉俞旨,其願入伍投誠兵丁,著即補經制缺額數內,欽遵在案。第查此時缺額,零星查補無幾。再四籌維,閩、粵、江、浙四省溢設營兵,蓋因臺灣負抗,飄突靡常,故增添堵禦;今臺灣既平,海外可以無患,請就福建內地陸營先行酌量裁撤,將所裁溢額之糧餉,暫給投誠之兵需,可無外費公帑,亦移緩就急,一時權宜策應之計也。臣一面題請,一面挪撥發給,俟凱旋之後,應撤應留,以聽部議定奪。臣見今屯師臺灣,船隻來往,越過兩重海洋,水途遼遠,值茲秋冬北風盛發,阻滯難行,動經匝月不等,非比春夏可以計期而至。伏乞皇上睿鑒,迅敕部議,或如臣所議裁汰,或應就何項措給,敕下督撫,著令作速遵行,以應發給投誠兵需,庶免懸待矣。
  茲在臺灣,如鹿耳門、大港、隙仔港、馬沙港、蟯港、打狗港、上下淡水等處,俱已調撥船兵,分布守禦。臣帶水陸鎮營官兵一半登岸駐劄,一半在船。至偽藩鄭克塽、
052
偽侯伯劉國軒、馮錫範等,及各眷口,應即一併載入內地。緣此時風勁浪狂,舟楫難行,容俟九月杪風浪稍平,即撥載移送督撫安插。所有偽官印劄、兵民戶口等項繁多,一時彙造未得就緒,俟其造明交繳到臣,即具疏賚進。緣係恭報舟師已抵臺灣事理,貼黃難盡,伏乞皇上俯賜全覽施行。為此具本謹密題請旨(康熙二十二年八月十九日)。
附錄八閩紳士公刊原評
  自古地方新定,必得長才遠馭之略,區畫裁制,方能就緒。公初入臺灣,新附官民,頭緒多端,偽藩侯伯等各等應接,賞賷有差,一毫無缺;至若社民土番,壼漿迎師,絡繹而至,酌量給賞,咸使歡欣,一若出其素所料理而為之者。其明裔宗室,流落多年,至于銷金印以為朝夕之計,耕種度活,尤堪憐憫;公下車即載入內地,移送督撫院安插,優恤勝國之恩,可謂周且至矣。其劉國軒決意傾心,以生死聽命于朝廷,不忍貽害數十萬百姓;公不沒其忠勇之誠,慈祥之意,據實題報,深有得于古大將愛才之雅量。若夫處置新附入伍之眾,權宜挪給糧糈,無使怨望,俾不至于呼庚呼癸者,公之經濟宏猷,于此窺一斑矣。他日事竣班師,諸務得宜,秋毫無取,軍民畏其威而服其廉,曹武惠之勾當江南,公事回止存圖籍衣衾,公何多讓焉!
053
 
 
 
 
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一頁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