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目資料:夏琳。海紀輯要(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編)
章節:海紀輯要卷三/癸亥、明朔永曆三十七年
頁次:75-78
引用格式:

  癸亥、明朔永曆三十七年 是歲,明朔亡。
  春、正月,以忠誠伯馮錫范為左提督。
  時值歲飢,民多餓死。復聞清將來攻,乃以錫范為左提督,備兵鹿耳門。
  夏、四月,鱷魚登澎湖島,死於民家。
  澎島素無鱷魚,忽一日從海登岸;長丈許,四足,身有鱗甲火炎。百姓驚異,以冥鈔、金鼓送之下水。越三日,復乘夜登山,死於民間廚下。安撫司楊秉模具啟以聞。
  五月,中提督劉國軒率師至澎湖。
  國軒以銃船十九號、戰船六十號、兵六千人分撥諸將防守;身自往來督視。
  大星殞。
  五月十一日,雨;夜有大星西墜下,各有小星隨之。
  下淡水山頂噴泥。
  下淡水地氣甚熱,居者多病。有一山絕頂噴泥,浮於溪中,夜見光炎如火。老番私語云:『欲易代,固如是也』!自紅夷竊據及國姓開創以至於今,皆一一為人道之。後果驗。東寧旱荒已三年,至是月二十八日突降大雨;至六月初六方晴,溪谷皆崩壞。
075

  夏、六月,清水師提督施琅率師攻澎湖,提督劉國軒敗績;退還東寧。
  十四日,施琅自銅山開駕,戰艦五百餘號。十六日,國軒督兵逆戰,右武衛林陞直衝其舟宗,奮勇死鬥;清師退遁,隨潮而西。國軒自度舟寡,且軍士閱月無糧,恐其乘機潰散,乃不敢追。琅於是夜安閒,拋泊洋中,放砲收軍;諸船陸續畢集,移次八罩。國軒笑曰:『誰謂施琅能軍,天時、地利尚莫之識。諸君但飲酒,以坐觀其敗耳』!蓋澎湖六月常有颶風,而八罩島下有老古石,剛利勝鐵,凡泊舟下椗,遇風起,立決而颩:故國軒以為喜也。時數起風,俄而雷響即止。八罩井泉稀少,平日不足供數千人;茲忽泉湧,琅軍四萬餘人用之不竭。國軒聞而失色,蓋知天意之有在也。廿二日,琅集諸將申軍令、嚴賞罰,自督諸軍,鼓勇齊攻。國軒令江勝、丘輝、陳起明等迎戰,殊奮死力,一以當百。丘輝一船軍士盡殲,輝撫劍疾視,擊斬數十百人,清兵不敢向前;乃用火船乘風縱發,煙焰彌天,海舟相繼燒毀,勝等皆陣歿。國軒知勢不敵,乃駕小舟從吼門遁回東寧。琅遂得澎湖。迎降兵將受傷未及死者,令人醫治,皆賞以袍帽、給以餱糧,送之還臺;皆感泣拜舞,歸相傳說。臺人是以大悅,各思歸順。
  閏六月,招討大將軍延平王鄭克塽遣刑官鄭平英、賓客司林維榮奉表請降。
  劉國軒自澎湖敗歸,知天意有在、人心瓦解,遂決策投誠。適清提督施琅遣國
076
軒坐營曾蜚來招撫,國軒則首倡降議;克塽年少,不得自主,乃遣鄭平英、林維榮齎降表赴澎湖。其略曰:『論域中有常尊,歷代紹百王而得統;觀天意所攸屬,興朝宅九土以受符。誠五德之推移,為萬彙所瞻仰者也。伏念先世,自矢愚忠;追懷前代之恩,未沾新朝之澤。是以臣祖蓽路以闢東土,臣父韎韋以雜文身。寧敢負固重險,自擬夜郎;抑亦保全遺黎,孤棲海角而已。迨至先人弛擔,乃俾稚子承祧。常思畏天之威,莫求縮地之術。茲蓋伏遇皇帝陛下,高覆厚載,仁育義懷。底定中邦,如旭日升而普照;掃擴六宇,雖浮雲翳而乍消。苟修文德以來遠人,寧事勝心而焚海內。迺者舳艫西下,自揣履蹈之獲愆;念此血氣東來,無非霜露之所隊。顏行何敢再抗,革心以表後誠。昔也威未見德,無怪鳥駭於虞機;今也悟已知迷,敢後麟遊於仁圃。伏願視天地萬物為一體,合象胥寄棘于大同。遠柔而邇能,形民固無心于醉飽;貳討而服舍,依魚自適性于淵泓。夫且問黃耈之海波,豈特誓丹誠于皦日也哉』!表奏,降敕報之。至京入覲,封為漢軍公。自賜姓起兵,迄世孫凡三世,奉永曆正朔三十七年,至是降;而明朔亡。
  建威鎮黃良驥、水師鎮蕭武、中提督中鎮洪邦桂等謀奉公子鄭明奔呂宋,不果。
  邦桂等恐世孫投誠有意外之患,議奉公子鄭明等往攻呂宋,再造國家,以存鄭祀。世孫從其請,輜重已移在船;會有傳其欲大掠而去者,劉國軒止之,乃不果
077
行。
  東寧降議成,明寧靖王術桂死之。
  寧靖王,諱術桂、字天球。南都破,間關流寓島上。後入東寧,賜姓父子禮之甚厚。至是,見世孫請降,自以明室宗親,義不可辱;乃冠服拜二祖列宗,賦詩曰:『忼慨空成報國身,厭聞東土說咸賓!二三知己惟群嬪,四十年來又一人。宗姓有香留史冊,夜臺無愧見君親!獨憐昔日圖南下,錯看英雄可與倫』。又作絕命詞曰:『艱辛避海外,總為幾根髮!今日事畢矣,祖宗應容納』!遂從容自經;妾王氏、袁氏、梅姐、秀姑、荷姐皆從縊以殉。見聞之人,莫不流涕感慕,謂其可與北地王爭烈云。
078
 
 
 
 
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一頁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