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目資料:彭孫貽。靖海志(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編)
章節:卷四
頁次:73-98
引用格式:

靖海志卷四 上海李延昰辰山補編
庚戊(康熙九年)辛亥(康熙十年)壬子(康熙十一年)癸丑(康熙十二年)
  十一月,平西王吳三桂據雲南、四川、貴州以叛,遂陷湖南岳州諸郡縣,稱大周元年。初,平南王尚可喜疏稱歸老遼東,而留其子安達公之信襲鎮廣東,朝議許之,並令舉家歸旗。平西、靖南相繼疏請,俱報可。至是平西反。乃命平南、靖南仍留駐鎮。時耿繼茂已死,耿精忠襲王。三王交通逆命,雖復停留,而反謀益決。
甲寅(康熙十三年)
  三月十五日,耿精忠據福建傳各官入府議事,伏甲執總督范承謨、巡撫劉秉政以叛。知府王之儀、建寧同知喻三畏走出被殺。范承謨被拘。以劉秉政為偽統制使,鄉宦蕭震為偽布政使,自稱「總統兵馬上將軍」,移檄各府州縣,俱望風而降。
  十九日,耿精忠檄至泉州,提督王進功是夜縱諸將焚燒南街、西街譙樓,殺掠到晚
073
,紳庶無遺,傳檄各屬縣皆降。興化鎮馬惟興劫興化,守備郭維藩劫惠安,獨同安城守張學堯、晉江水師營李尚文所部無犯。
  耿精忠再遣通事黃鏞至臺灣。初,耿精忠將拒命,遣鏞通鄭經請師為聲援。至是,又遣鏞見鄭經,請以舟師由海上出江南,而己統陸師出浙江。鏞回言,海上船不滿百,兵不滿萬,精忠始輕之。
  耿精忠以黃梧為偽平和公。梧病疽,受印不數日,疽壞而死;其子黃芳度襲封,管其兵。
  駐防漳海道陳啟泰黨於范承謨,與精忠有隙,聞變,先殺家屬十餘人,乃自縊。陳為官則甚貧,於死則甚烈。
  漳浦鎮劉炎、海澄鎮趙得勝俱降耿。福寧鎮吳萬福貪刻失將士心,謀拒耿,眾不從。耿精忠遣偽都尉曾養性督兵至,萬福出降,養性誘殺之,并其兵,遂乘勝長驅至平陽,總鎮蔡朝佐降,溫、處二府望風皆下。
  四月,潮州總鎮劉進忠降耿,密請師,耿令劉炎率兵會之,夜攻同城,續順公沈瑞并其兵。精忠召王進功,至福州,留之,徵其兵。
  鄭經遣協理禮官柯平至福州報命。時耿聲勢已振,謾應曰:『鄭世藩來,甚喜,但兵多餉少,各分地自戰可也』。由是兵端遂起。
074

鄭經親軍侍衛馮錫範、鎮將劉國軒率舟師數十,兵數千,先至廈門。
  耿精忠檄諸路兵出關。黃芳度遣黃翼領兵千人應命。趙得勝不從,與馮錫範陰約,以海澄歸命於鄭經,隨將兵進攻同安。
  王進功之入福州也,耿精忠調張學堯鎮泉州,以化尚蘭代守同安。鄭經兵至,尚蘭迎降。獲學堯家眷。學堯聞變趨回,施福引之,俱降鄭經。
  五月,鄭經至思明州。以趙得勝為左提督,封興明伯;張學堯為左先鋒鎮,化尚蘭為仁武鎮。遣人至精忠處,議撥地方安插船隻兵丁,精忠不答,又禁買竹木麻繩修船等物,遂成仇隙。至是,耿精忠聞同安之失,乃遣王進率步卒千餘人入鎮泉州(王進號王老虎,原任漳州副將)。時提督五營兵將不肯應調。王進至,與城守賴玉相詰納,用提標守備戴國用為爪牙,勒王進功家眷入省。耿精忠復遣兵接應,兵將至,進功之子藩錫與其屬楊青等議先發以制之。
  六月初一日,王藩錫以提督夫人之命召諸將議事,誘賴玉、戴國用、李尚文等執之,率兵攻王進。進走登塗門樓,意氣自若,提標兵散而無統帥,相持至晚不決。進恐海船至,更深整隊出城西去。
  初三日,藩錫等殺賴玉,分其屍。初四日,絞殺戴國用,釋李尚文,迎鄭經入城。鄭經以藩錫為指揮使,暫理提督軍務。
075

  黃芳度襲殺漳州城守劉豹。豹,耿氏所署也。鄭經遣人諭之,芳度遂降,封德化公,授前提督,漳屬錢糧聽其徵給。芳度終不自安,遣人間道齎密疏入京。
  七月,平南王尚可喜遣兵圍劉進忠於潮州。耿精忠不能救,進忠納款於海上。鄭經遣援勦後鎮金漢臣率舟師援之。以進忠為右提督,封定虜伯。
  九月,耿精忠以步騎二萬,遣漳浦新降總兵劉炎同王進攻泉州。鼓行至惠安,肆行焚掠。鄭經命劉國軒督諸鎮,並統五營兵禦之,對壘逾旬,進退屯楓亭,列營二十餘里。
  十月,國軒兵至塗嶺,嚴陣會戰。王進見前陣皆新募之兵,直前奮擊之,兵皆懼怯死戰。國軒令許耀分兵襲其後,焚其營壘,進兵大敗。國軒追至興化城外,三日夜而還。
  十一月,偽周吳三桂遣禮曹錢點聘於海,值鄭、耿交惡,回報。復遣禮曹員外周文驥至海和解。
  劉炎在漳浦,不降鄭經,密請援於耿逆。耿遣兵會之。至平和,鄭經檄黃芳度擊走之。耿逆復遣其親軍都尉徐鴻弼從間道入漳浦。鄭經以馮錫範、趙得勝督諸軍攻之。徐鴻弼、劉炎會雲霄鎮劉成龍合兵迎戰於羅山嶺。右虎衛何祐揮軍擊之,鴻弼等大敗,走回城。馮錫範以紅夷大砲擊入城中,劉炎等大懼,同鴻弼、成龍俱出降。
076

  十二月,趙得勝督諸軍援潮州,與平南王兵戰於黃岡,大破走之,潮圍始解。初,進忠被圍,金漢臣一軍殲焉。進忠極力守禦,將及半載。至是,廣兵燒營而遁。
  鄭經分設六官,名曰協理:洪磊為吏官,楊英為戶官,鄭斌為禮官,柯平為刑官,楊賢為工官,兵官缺。置六科都事、都吏、察言司、承宣司、賓客等司。陳永華為總制留守,兼管勇衛,馮錫範為侍衛(二衛皆親軍);薛進思為左武衛,劉國軒為右武衛,何祐為左虎衛,以施福為五軍;其左右先鋒及諸鎮營皆聽五提督調遣。凡文武事宜,皆贊畫參軍陳繩武、侍衛馮錫範主之。
  初,鄭經之來思明州也,兵饟取給於東寧。洪磊承其父洪旭遺命,助餉銀十萬兩,至是兵眾餉多,轉運不給,乃以六官督比紳士富民以充之。以鄭省英為宣慰使,總理各府州縣錢糧。百姓年十六以上、六十以下,每人月納銀五分,名曰「毛丁」;船計丈尺納稅,名曰「梁頭」;特設各府鹽司,分管鹽場,以給兵食。
乙卯(康熙十四年)
  正月,耿賊遣張文韜至鄭賀正議和,送船五隻。鄭經遣禮官鄭斌報之,約以楓亭為界。自是鄭、耿交好。
  二月,永春馬跳峰寨民呂華不服鄭氏徵派,薛進思圍之。三閱月不下。知縣鄭時英諭之出降,釘殺之,家族發淡水充軍。
077

  續順公沈瑞駐饒平,劉進忠攻之不克。廣兵來援,何祐遇之於百子橋,破走之,瑞出降,改封懷安侯。
  流洪經略承疇胞姪士昌、天恩、天倫及眷口於東寧之狼嶠,從公論也。流前進士楊明琅及眷口於狼嶠,以其過崇禎帝梓宮不下馬,又修南安縣志以海上為海寇也。後皆死於流所。知南安南縣事劉祐云:『洪經略未必盡是,鄭國姓未必盡非』。鄭經悅其言,召之,已逃回籍矣。
  五月,劉進忠請海師南下,鄭經許之。初六日,鄭經入海澄,遣鄭斌入漳,慰諭黃芳度,或束兵入見,或統兵隨征。芳度終不受命,密調回黃翼出關之兵。耿逆移檄召之,亦以疾辭。鄭經遂定攻城之計。
  劉國軒率諸鎮兵至潮,與進忠規取屬縣之未附者。安達公尚之信悉力守禦,相持日久,糧乏兵病。之信調兵十餘萬盡銳來攻。國軒自新墟寨一日一夜退至鱟母山,以餘糧露載車上,宣慰使洪磊懸金以賞有功,軍心稍定。進忠與國軒議曰:『之信大兵必從小路而來,出我不意,須得勁將當之;惟何祐可任,然不可言其故,恐其心怯。子可嚴陣以待,而余將騎兵背城以為應援』。國軒從之。是夜見敵營從大路火光照耀,進忠發大礮擊之,見火光不動。進忠曰:『是空營也,我兵可安寢以待』。次日,之信率兵從小路而來,何祐見大隊突至,欲退不可,冒死直前,奮勇擊之,無不以一當百。之信大敗
078
走。國軒等窮日夜追之,殺死不計其數。是役也,祐以饑卒數千破敵兵數萬,由是何祐之名,大振粵東。祐,別號「何錐子」。
  六月,鄭經自海澄移檄萬松關;黃芳度令其下俱薙髮,率兵拒守,不降。遣其兄芳泰突圍入粵請援。鄭經進攻不利,援勦後鎮萬宏雲梯登城,中砲死。鄭經迺築長圍以困之。調何祐從潮州先攻平和縣,守將賴陞降,諸屬縣皆下。
  十月,海澄公標將吳淑以漳州降於鄭經。初,淑投誠屬公標,黃梧待之厚;將死,呼淑托曰:『吾兒年少,君可保全之』。及城被圍日久,淑謂其弟潛曰:『我本鄭氏降將,公雖待我厚,我負罪於先藩實深。今世藩待我眷族,恩尤加重,豈可反圖逆命』?遂以初六日開城出降。鄭經兵入,芳度倉皇投開元寺井而死。獲其將黃翼、蔡龍、朱武、張濟、戴麟、陳驥、黃琯等,皆斬之。沒其家。剖黃梧棺戮尸斬首,並芳度首揭竿以徇眾。有議發梧祖塋者,鄭經曰:『罪止其身,與先死者何預』?不許。後朝命贈芳度為忠勇王。時芳泰往粵求援,會其兄芳世由汀州至永定,亦以是日破永定縣,聞漳州陷,迺大掠而遁。鄭經以吳淑為後提督,吳潛為戎旗二鎮。
  十一月,鄭經令龔淳往日本取回鄭泰所寄之銀。淳乃泰委寄之人,並執有收票可據。先是,兩家紛爭,日本王皆不肯與;至是,番人皆混開支銷銀凡四十五萬,僅得二十六萬而回。
079

丙辰(康熙十五年) 正月,鄭經以右虎衛許耀、前衝鎮洪羽等率師會在潮諸將攻取廣東州郡。
  二月,平南王昏病日甚,會偽周師克肇慶、韶州等處,廣州人人自危。駐韶諸軍聞報,燒營而遁。劉國軒、劉進忠、何祐等分南北兩路而進。碣石鎮苗之秀軍程鄉,其妻在汛,遣人迎降,仍勸之秀納款,鄭經許其回鎮碣石。國軒等水陸並進,圍惠州,攻博羅不下,旋下長樂、新安、龍門等縣。之信窮蹙,遂乞降三桂。三桂封之信為輔德公,檄讓惠州於經。之信檄提督嚴明撤守兵回廣,遣使餽弓馬、幣帛通好於鄭氏。鄭經迺以國軒鎮惠州。東莞守將張國勛亦降鄭經,經以為後勁鎮。自是鄭與吳分界而守。
  五月,耿逆調汀州鎮劉應麟兵出關,應麟不從,密通款於鄭經。經乃遣吳淑統兵,馳書於精忠,言欲假道汀州以出江右。耿賊遣兵防城,應麟懼其圖已,率所部出掠瑞金、石城。吳淑兵至,應麟與之合兵共攻汀州,遂下之。鄭經以應麟為前提督。
  七月,鄭經調劉進忠出師,進忠稱疾不行。進忠自潮州定後來見,鄭經待之禮意疏略,見左右用事者皆錄錄,知不足與有為。及取汀州,歎為失計。至興寧,與諸將不協,流言日起,遂稱病回潮,陰為自守之計。
  九月,耿賊師出浙江者為總督李之芳所扼,多被摧敗,朝命遣康親王提兵乘機入閩。耿賊兵出江西者為總督蔡毓榮及滿洲兵移駐防兵合力拒之,耿兵大敗,廣信遂失。既
080
而棄建昌不守,大勢已潰。又聞汀州已破,耿賊益憂內顧,諸將遂密謀,詐作耿賊投誠獻關。耿賊聞變,大懼,收王進、范承謨、蕭震絞殺之,欲乘船奔海,為都尉徐文耀所脅,不得出城。遣王進功回泉州取救兵,密囑曰:『我忍死以待也』!然延建已失,不得已於十九日薙髮迎康親王入福州。後耿賊入京,與徐文耀及諸將領皆伏誅。
興化守將馬成龍以城降於鄭氏,鄭經令許耀率兵赴之。
  十月,鄭經令許耀督諸軍進取福州,駐師烏龍江;許耀驕縱,諸將不服,飲酒嬉戲,不知軍事。大兵渡江,有議於半渡擊之,不聽;既登岸,倉皇出戰,先鋒死鬥,不能分兵救援,及少卻,又不殿後,引兵先走,委棄輜重器械不可勝計。鄭經乃遣趙得勝、何祐屯興化以代之。
  耿賊檄曾養性等自溫州航海回閩,朱天貴以舟師降於鄭氏,其餘逃入福州。鄭經遣奇兵鎮黃應邀擊之,獲巨船數十艘。
十一月,精忠邵武守將楊德獻款於吳淑,淑入據之,始請盟。
  十二月,大兵至邵武,吳淑禦之。時大雪嚴寒,諸軍冒雪涉溪拒戰,皆大凍,不能支。遂棄邵武,退劄汀州。大兵進至建寧縣,薛進思守汀,聞之驚懼失措。劉應麟願傾貲餉兵固守,進思猜疑不從,棄城而走。應麟奔潮州依劉進忠,發憤病死。
  平南王尚可喜於九月病故,之信遣使報訃,並請其妹奔喪。妹,沈瑞叔母也。鄭經
081
許之,並遣使弔喪。偽周封之信為輔德親王。
丁巳(康熙十六年)
  正月,大兵至興化。時鄭軍銳氣已喪,何祐又與趙得勝不睦,疑其納款於我,戰敗不救,得勝死之,何祐奔回泉州。
  二月初九日,大兵至泉州。鄭氏守將林定無備,城陷,標將林孟、參宿營謝貴死之。林定素與民相安,逃於民間,削髮走免。諸軍潰散。
  十九日,大兵至漳州。鄭經倉皇登舟,至海澄,棄而不守;至廈門,欲回東寧,百姓號哭攀留。角宿營吳桂整兵防守,泉賴以安。繼而餘眾稍集,迺遣水師防衛分汛而守。
  鄭經祭趙得勝,親臨哭之。斬薛進思(原姓名裴德),許耀綑責。耀病痢,不數日死。何祐、吳淑戴罪自效。
  鄭經遣諸將家眷搬回東寧。王進功、沈瑞、張學堯等陸續起程。劉炎以母老病,至外洋勒兵劫船,乘風下碣石衛,依苗之秀;後投誠至京,流徙寧古塔。
  三月,鄭氏諸將退集思明州。時兵餉不給,迺分汛南北地方,措餉召募。以前虎衛林陞、水師樓船中鎮蕭琛等駐晉南及定海、福寧一帶地方;以後提督吳淑、揚威前鎮陳昌、戎旗一鎮林應、奇兵鎮黃應等駐同安至揭陽、潮陽一帶地方。
082

  漳浦巫者朱寅挾左道,詭稱朱三太子,聚集海上殘兵二百餘人,於十九夜襲泉州,攀堞而上,鳴鼓揚旗,從開元寺前至西街。守兵以為海師復至,迺於雙門前發一大砲。寅迺抽回出城而去。人以為神,附者日眾,屢戰皆勝,蔓延於漳、泉屬縣,凡深山窮谷岩寨,無所不到,派糧以食。頭裹白布,時人謂之「白頭賊」。
  六月,劉進忠擁兵觀望。鄭經遣戶官至潮徵餉,不應;買運,又閉糴,獻款於偽周。尋歸王朝,磔死燕市。
劉國軒在惠州,尚之信既歸命,孤城難守,鄭經遣水師迎之,迺率所部航海而歸。
  朝命以黃芳世襲封海澄公,授汀漳總鎮。公標守備黃蘭授海澄總鎮。芳世請兼水師提督,許之。芳世至閩,驕傲,專用北兵,人心不附。
  三桂將韓大任據守吉安,大兵圍之經年,無援,迺造小舟於城內,乘夜以繩引舟,截江渡兵,潰圍走入閩界,欲下海,有信通於鄭氏。
  十月,鄭經遣何祐等至南靖小溪收兵,吳淑等至長泰,扎天成寨以遙應之。大任竟以糧盡,就閩省投誠。後歸旂,旋從大兵征噶爾旦,衝陣而死。
十二月,大兵圍吳淑於天成寨,朱寅率眾來援,吳淑迺突圍而出。
  康親王遣漳、泉二知府同泉紳黃志美等照朝鮮例與鄭氏議和,鄭經不從,亦無報使。
083

戊午(康熙十七年)
  正月,泉州提標兵巡界,駐日湖鄭氏水師四營陳陞擊之,大為所敗,標兵乘勝侵掠東石等處。
  二月,鄭經以劉國軒為中提督,總督諸軍,後提督吳淑為副。初十日,國軒督軍至海澄攻玉州,我守將劉宗降;徇三汊河、福滸皆下。十八日,進取江東橋。我守將王重祿、呂韜等奔潰,遂燒斷橋梁以絕漳、泉大路。漳州援兵至,國軒分兵擊敗之。三戰三捷,軍聲大振。二十三夜,取石碼,獲我守將劉符、楊朝宗,遂軍於祖山頭,以逼海澄。我副都統孟安等自潮來援,國軒退屯石碼,築垣拒守,仍分兵屯漳州郭外。我提督段應舉自泉州來,寧海將軍喇哈達自福州至。平南將軍賴哈自潮州來,先後應援。國軒倏水倏陸,我滿漢諸軍疲於奔命。
  三月初一日,國軒列陣郡東赤嶺,我兵背城迎戰。鄭氏前虎衛林陞一軍當其鋒,殺傷相當。朱寅統兵扎天寶山以牽漳兵之勢,黃芳世擊敗之;寅遁入長泰。國軒樹柵雙橋一帶,離漳數里。滿漢諸軍會議,以一股同黃芳世扎水頭山灣腰樹,一股扎鎮門安砲以斷其往來水路。國軒偵知,十一日黎明焚營撤兵。漳兵意其遁也,少頃,舉帆直抵水頭登岸,涉嶺進戰。芳世素不知兵,又與滿將不協;吳淑攻之,戰敗墜馬,遇救得免,走入漳城,病月餘死。
084

  自水頭之敗,海澄餉道阻絕,段應舉會綠旗兵及滿洲將軍滿兵數萬,列營祖山頭。十八日午刻,國軒兵至,應舉揮兵迎敵,何祐少卻。江勝、吳淑等繞出祖山頭之背,國軒督勁卒登山,直衝滿漢兵。滿漢兵敗走,眾大潰。國軒又以疑兵截漳州大路,滿漢兵棄輜重,自相蹂踐,奔入海澄。國軒連夜令軍士鑿塹,一人一尺,引江水環城圍之,外又鑿溝數里,沿堤兩岸,安砲守之。由是內外阻絕。
是月,吳三桂以初三日稱帝於衡州,國號偽周,僭元昭武。
  四月,朝命召總督郎廷佐入京,以布政司姚啟聖代之。勒巡撫楊熙致仕,以按察司吳興祚代之,調江南提督楊捷代段應舉。援兵四集,屯筆架山以救海澄。
  五月,劉國軒以筆架山南小寨懸崖,狀如掛燈,俗呼「燈火寨」,下臨大溪,順流可通海澄,問誰可扼守?吳淑請行。乘夜率兵進寨,天明,寨柵完備。初十日,滿兵發礮攻擊,連夜不絕。淑令軍士穴地藏身,無死傷者。馳報國軒,以為乘夜發礮,意不在寨,當別防之。信至,滿漢兵齊至振(振字衍)祖山岳嶺,破林彪、張鳳二營,鳳戰死。又進攻林陞營。國軒援兵至,姚啟聖之子姚儀統韓大任降兵,以牛載土囊填溝,至第三重,國軒發大礮齊擊之,死者無數,滿漢騎兵多填於塹,遂退去。時京中上諭有能救海澄者及城中兵將有能拔圍而出者,皆重賞。奈國軒鑿塹通潮,圍至數重,不可復救矣。
085

  六月初十日,國軒攻海澄,陷之,段應舉、穆伯希佛自縊死,黃藍不知所終,獲孟安、馬虎等滿漢官三十餘員,皆釋之,授銜給俸。滿兵千餘,遷之東寧。時城中滿甲二千,馬八千餘匹,綠旗城守兵二萬餘,圍八十三日,糧盡殺馬而食,馬盡,屑馬骨食之,死亡及泅水而出者過半。閩省震恐,諸援兵退守漳郡。
朱寅下海,封為蕩虜將軍,改名蔡明義,歲餘病死。
  國軒議乘虛攻泉州,吳淑分兵下長泰縣。國軒兵至同安,都統雅大里走回泉州,擒鄉兵總黃朝光斬之,與何祐、江欽、楊德數十騎離隊伍先行,至泉城,循清源山至東嶽廟相視營地。城中兵不敢出。久之,隊伍始至,扎營於平地;城中兵終不敢出。
  七月,國軒水陸並進。江欽攻南安,殺守將。諸縣守兵相繼棄城走,遂取南門橋銃城。載龍熕及大銃數十號攻南門城,城崩壞四十餘丈,盡為平地。城內再築短牆以守。我城守馬勝等以釘釘船板舖於地上,兵入城無踔足處,損傷甚多。會天大雨,城竟不拔。鄭兵圍泉州兩月,援師四集。將軍喇哈達從漳平間道出安溪,巡撫吳興祚同浙江提督石某由白鴿嶺出永春,江南提督楊捷由廣橋進河市,三路會師,至南安,皆未敢向前。將軍又調水師林賢、黃鎬等出閩安鎮,遙為聲援。
  八月,鄭氏水師鎮總督蕭琛守定海。林賢等舟師至,琛戰船不先期整頓,議以舟寡且小,欲據上流牽制之。水師五鎮章元鎮欲先發制人,率所部十舟進戰。林賢等擊之,
086
元鎮眾寡不敵,阻風逐流,一軍盡沒,被擒入福省殺之。蕭琛不防備,遇敵大潰,退泊海山,遂妄報福州水師大至。鄭經遂令劉國軒退兵,以守思明。國軒於二十四日退兵下船,隔三日,城中兵始敢出。鄭經召回蕭琛斬之,以援勦左鎮陳諒、後鎮陳起明督朱天貴等水師防禦北船。
  偽周主吳三桂病死衡州,孫世璠僭立。其侄應奇守岳州,驕而貪;大兵攻之,棄岳州遁回,於是湖南、雲貴皆不守,遂亡。
  九月,劉國軒入江東橋,至長泰;滿漢兵遇之,皆披靡。乘勝長驅至耿精忠營,衝之,馬中礮,掀國軒墜地;有滿洲披甲前蒙國軒釋放,遇之,以己騎授國軒,始走免。滿洲主將詢知,怒而殺之。國軒出江東,守三汊河,列營觀音山,與滿漢諸軍營壘相望。
  十月,時鄭氏漳泉縣屬盡棄,惟據守海澄。姚啟聖等難於復命,乃遣人至海議息兵安民,意欲得海澄也。鄭經竟不從。
  十二月,再議遷界。甲寅之變,閩省遷民,悉復故土。丙辰,八閩已復,康親王疏請遷界累民,罷之。至是,督撫請再遷,從之。
己未(康熙十八年)
  正月,時雖設界,而海汛往來內地,派糧如故,朝議上自福寧,下及詔安,三十里(內),量地險要,築小寨,屯守兵,限以界牆。由是瀕海數千里,無復人煙。先是,
087
鄭氏諭思明州每月每戶輸米一斗,自二月起每戶再加一斗。劉國軒請停文武官俸,自出糧餉兵三月;從之。
  三月,姚啟聖以果堂寨迫近江東橋,欲發兵守之。國軒偵知,同吳淑發兵入據其寨。漳兵至,擊走之。
  鄭經自定海失守,以朱天貴守海壇,陳諒為水師提督。於廿九日早,各船乘南風迅發,進泊定海。福州集船百餘號,由五虎門而出。陳起明、朱天貴率熕船衝舟宗而入,擊破十餘船,獲大烏船一隻。值大風暴起,福船收入五虎門,海船收泊海壇。
四月,陳永華啟請元子克為監國,時年十六,號曰「監國世孫」。
  六月,鄭經命鄭時英駐東石督餉。時禁界鹽貴,居人多私來東石販鹽。時英獻策,欲掘沿海鹽埕,則利盡歸於海。鄭經迺檄林陞令楊忠率兵往潯尾掘南北場鹽埕。忠至深滬,舍舟登岸,發掘兩日夜,兵不就船。竿頭守將密請泉城大隊兵至,四面合攻,忠力戰不支,中礮沒於海,餘眾死傷逃亡過半。界禁既嚴,私販亦絕。
  七月,國軒築潯尾寨,一夜而成。同安守將兵至,擊走之。復築丙洲城。由是同港八漿船不敢出。
  朝命以萬正色為福建水師提督。正色,晉江人,歸誠授參軍,以四川朝天關之功陞岳州水師總鎮。湖南平,遂擢是任。
088

  八月初,耿逆之變,漳浦人江機與楊一豹同時聚眾於江右依耿逆,及大兵克復江西,招降不從,攻之不能克,據皇禁山攻掠村社。至是,通款於海。鄭經授為征夷將軍,率眾入閩。建寧守將劉起龍禦之,陣傷敗回而死。機足跛,號「拐子」;一豹,青年勇壯;後投誠,俱流古寧塔。
  九月,右武衛林陞汛守東石,取給軍餉。及楊忠敗死,林陞調兵隨征,僅以散卒二百餘人委施廷、陳申守寨。時有叛卒入泉城報知,城中發馬步數千,於廿五日四面環攻。施廷被創,陳申戰死,寨破,兵民赴海死者無數。我朝仍築三寨犄角以守。
  十月,國軒離漳城五里而軍。時援漳滿漢兵共十餘萬,國軒兵只有萬餘,營壘咫尺相望,指揮自如,諸軍畏之如虎。國軒以果堂扼要重地。初八夜,率兵就果堂後版尾地方再築一寨。初九日,工未就,滿漢將軍提督集兵數萬齊至,銳不可當。國軒與吳淑、何祐、林陞、江欽(改江勝),兵不滿二千,奮勇死鬥。自午至申,衝擊數疊。國軒戒依寨,且戰且守。每次發礮,無不披靡。陣斬章京巴石兒等,其餘帶傷而遁者以數千計。自是奪氣,兵不敢出。國軒時縱卒數百人,皆持鹿銃,間以鳥槍,渡河衝擊,自登土阜,據胡床張蓋而觀之。滿漢兵遇之,無不摧破,皆堅壁自守不暇。又善用間諜,敵人情形,纖悉必知。時謂之「劉怪子」。
  姚啟聖遣人至海上議息兵。又說國軒使罷兵就撫,國軒巽詞以謝。啟聖又設修來館
089
,懸重賞。臺灣文武兵將來者,次第俱賞銀有差。降者日數百人。時諸軍缺糧,國軒一切不禁,頭領與兵丁,長髮與短髮,往來循環,而國軒兵額亦不缺。
  十一月,吳淑守版尾寨。大兵築壘環攻,礮聲日夜不絕,淑處之宴如。身被傷,復染病,不以為意。時值陰雨,新築壘垣多壞,揮左右避之,自踞床而臥。初八夜二更,牆崩壓死,舁至思明,鄭經親臨哭之。以其次子吳天駟為建威右鎮,統其兵。
  十二月,姚啟聖、吳興祚大集舟師攻廈門,題請浙粵水師剋期協攻。鄭經調各洋船私船配兵北上,以右武衛林陞為總督,右虎衛江勝、樓船右鎮朱天貴為左右副總督,率諸軍禦之。
庚申(康熙十九年)
  正月,水師提督萬正色及總兵林賢、陳賢、黃鎬、楊嘉瑞督舟師出閩安鎮,巡撫吳興祚率兵沿海援之。林陞分船三十號守海壇,自統船六十號退泊泉州臭塗灣。
  二月,萬提督至海壇,海船俱退至泉州迎敵。萬提督至圍頭,朱天貴以七舟衝其舟宗,所嚮無前。偶海風大作,萬提督乘風收各船入泉州港,而沿海岸上安砲,陸師防守。鄭氏各師無所取水,迺退至金門。
  鄭經所親幸施福,密通姚總督,欲為內應。使授降兵數百人,挈眷來歸,乘機欲舉事。國軒諜知,啟鄭經收殺,併及施齊(福即施亥。齊,施將軍琅長子)。
090

  鄭經議欲撥國軒兵三千,配小船直入泉州港,攻萬提督,使人持令箭抽兵。時兵已乏糧,盡皆潰散,國軒禁不能止。守海澄陳昌以城投誠。國軒至廈門,知勢不可為,收拾餘眾下船,百姓遮道跪留。
  二十六日,兵變,擄掠百姓。鄭經焚演武亭行營,盡率將士登舟。協理五軍吳桂收散卒據廈門,以待大兵。
二十八日,萬提督兵入思明州。
  二十九日,鄭經至澎湖。朱天貴舟泊銅山,姚總督招之,遂投誠。二月十二日,鄭經回至東寧。
五月,東寧地有聲如驢鳴。半路店雨雹,大如雞子。
  六月,鄭氏總制陳永華晝坐,見有衣冠甚偉者,自稱行災使者,欲借其衙署,約住三月然後去。永華設席張樂讌之,與之譚甚久,餘人不見也。即封衙署借之。
偽承天府豬生子,四耳三目,前二足向上。 鄭氏令曰:『十甲出丁壯一名』。 七月,陳永華病故。 十月,劉國軒營中豬生子,獸身人面。 十一月,白氣長數丈,見於西方。
091

辛酉(康熙二十年)
  正月二十八日丑時,鄭經卒於臺灣偽承天府行臺。三十日,馮錫範、劉國軒調兵駐臺灣偽承天府,會六官議立嗣。經母董太妃與諸公子收監國印,克不肯與,擁兵自衛。群議以克迺乳母抱養之子,非鄭氏出,遂縊殺之;妻陳氏永華之女,亦自盡。
  二月初一日,董太妃率世子克塽登位,時年十二歲,錫範之婿,百官朝賀畢,太妃起,出位,諭所以誅監國故,以世子付託馮、劉等,俾竭力匡扶,涕淚沾襟,眾心大慰。
  董太妃以馮錫範為忠誠伯,劉國軒晉為武平侯(初以海澄功封武平伯,至是封侯)。大赦國中。以經第二子聰為輔政公,領護衛。
三月,以經第五子智為右武驤將軍,募兵。 四月,以經第三子明為左武驤將軍,募兵。 臺灣偽承天府火災。
  五月,總督姚、巡撫吳、陸提諸、水提萬題為報明事:『本年四月二十二日,據舉人黃金從呈繳偽官傅為霖密稟,內開偽藩於正月廿八日病故,三十日縊死其監國長子欽舍,二月初一日立泰舍,叔侄相猜,文武解體,主幼國疑,時不可失等情到臣等。又據龍溪縣送到偽官廖康芳稟稱相同。俱與臣等密探相符。此迺天亡之時,但臺灣孤懸海
092
外,統師遠勦,時地難測,非臣等所敢擅定。會同具題,請旨密示,臣等遵奉施行』。
  六月十六日,董太妃卒。時協理刑官柯平已病故,陳繩武閒住,國事錫範主之,兵事國軒主之。
八月二十八日,中軍營火。 九月初三日,塗輕庭火。 十月,賓客司傅為霖通款事發,逃亡;廿八日,獲之。
  十一月初一日,誅傅為霖及同謀宣毅左鎮高壽、都吏陳典威,盡殺其子弟;續順公沈瑞令自縊,家屬入官發配(禮官斌之女)。
  總督姚上疏請攻臺灣,力薦內大臣伯施琅可任水師提督。萬提督言臺灣難攻,且不必攻。朝命召見施琅,仍以靖海將軍充水師提督,改萬正色為陸師提督代諸邁。
壬戌(康熙二十一年)
  正月,施將軍出京至閩,於廈門各處調兵整船。劉國軒以銃船十九號、戰船六十餘號、兵六千人,撥諸將守澎湖;親身往來督視。
五月,姚總督率官兵至銅山候風。劉國軒至澎湖,臺灣列兵守各港澳。 六月,姚總督官兵回汛。 七月,劉國軒歸自澎湖。安平鎮火。
093
施將軍題請專征,奉旨相機進取。 十月,歲飢。 十一月,國軒赴澎湖。
  十二月,臺灣偽承天府火災,沿燒一千六百餘家,米價騰貴,民不堪命。國軒歸自澎湖。
癸亥(康熙二十二年、臺灣稱永曆三十七年) 正月,馮錫範備兵鹿耳門。 二月,米價大貴,人民飢死甚多。 五月,劉國軒率師至澎湖。
  六月十四日,施將軍自銅山開船,大小五百餘號,姚總督撥陸兵三千隨征。十五日,到八罩。十六日,進攻澎湖。國軒列砲架巨艦各數十以待。諸將士皆望風逡巡,惟提標游擊藍理、曾成、張勝、正黃旗侍衛吳啟爵、同安游擊趙邦試、海壇游擊許英、銅山游擊阮欽以七船冒險深入鏖戰。國軒分兩翼,海艘齊出,四面合圍我師。施將軍琅恐數船有失,自將坐駕衝入,內外夾攻,敵稍卻。施將軍遂同七船隨流而出。時天色將晚,遂於西嶼頭洋中拋泊。
  十八日早,次於八罩,以收諸軍。國軒聞而喜曰:『誰謂施琅能軍!天時地利,莫
094
之能識,諸君但飲酒以坐觀其敗爾』!遂不設備。蓋澎湖自六月數起颱颶,無三日晴,而近澎諸島下有老古石,嵯枒若鐵樹,剛利無比,凡泊舟下札,遇風起立刻而覆,乘船者莫不危之。然停泊數日,浪靜風恬,亦天幸也。
  十八日,移至虎井。施將軍泊小舟於內外塹峙間,密覘形勢。於是再申軍令,嚴明賞罰,令總兵陳蟒等領船五十號,從東畔峙內直入四角山;又令總兵董義等領船五十號,從西畔內塹直入牛心灣,以為疑兵,示以若欲登岸者。將軍身率諸鎮將,部署大鳥船五十六號居中,分為八股排入,餘船以次而進,以為後援。指畫既定,俟風而舉。
  二十二日巳刻,南風大發,南流湧起,遂下令揚帆聯進。風利舟快,瞬息飛駛,居上流上風之勢,壓攻擠擊,無不一當百。又有火器、火船乘風縱發,煙焰彌天,大小海舟二百餘艘燒毀殆盡。國軒見勢蹙難支,遂乘小舟從北門孔道逸去,而全軍覆沒矣。是役也,惟前鋒林賢、朱天貴二船初入灣澳,天貴倏中礮而死,林賢被傷兩箭,餘軍皆無恙。
  國軒敗回,群情洶洶,魂魄俱奪,惟有束手待斃而已。於是施將軍駐師澎湖,休勞士卒,收拾船隻,為進取臺灣之計。下令戮一降卒抵死。諸島投戈者數千人,皆厚恤之。有欲歸見父母、妻子者,令小船送之。降卒相謂曰:『軍門恩澤,及我骨肉矣,死難報也』。歸共傳述之,臺灣兵民莫不解體歸心,惟恐王師之不早來也。
095

  世子克塽與錫範、國軒泣相謂曰:『民心既散,誰與死守?浮海而逃,又無生路。計惟有求撫之著耳』。於是遣鄭平英、林惟榮、曹蜚、朱紹熙齎乞撫書表,於閏六月初八日至軍前,且求聽居臺灣。將軍曰:『削髮登岸,煌煌明旨也,何敢不遵!且若輩不親到軍門,而遣人代齎書表,詐也,為緩兵計耳』。復令曾蜚、朱紹熙回諭之。
  七月十五日,世子復遣馮錫珪、陳夢煒、劉國昌、馮錫範、韓同、曾蜚、朱紹熙再至軍前,一遵嚴令焉。
故明寧靖王術桂,衮冕拜告祖宗,從容投環死。
  施將軍令侍衛吳啟爵及筆帖式常在同馮錫範等前往臺灣宣佈德意,且密察臺灣虛實情形。吳啟爵於七月十九夜再至安平鎮,翌日見世子克塽,謂之曰:『足下遠居島嶼,原與三王不同(三王謂吳與耿、尚也)。三王,國家叛臣也,罪在不貰。足下三世仗義於海澨,亦人之所難也;今若嚮化歸德,使海宇廓清,朝廷必有格外殊恩,當不失爵祿也』。克塽曰:『使君惠及宗祐,敢不唯命是聽』。啟爵見國軒曰:『澎湖之役,天也,非人也。君雖挫血刃以歸,而雄邁之風不衰。島上英傑,惟君一人耳!然所謂英傑者,在識時務,今大師臨門,或戰或降,決之一心足矣;何必遷延觀望,致誤大計乎』?國軒曰:『天威遠震,波臣革面,誰敢復有貳心?使君但安坐以待,必得契約以報軍門也』。蓋臺灣世子年幼,內政馮錫範主之,外政劉國軒主之。錫範庸懦豎子,進退無據
096
,故相持未決焉。侍衛復謂國軒曰:『築舍之謀,終無成日。君但令兵民遵制薙髮,則大事可定矣』。國軒曰:『謹奉教』。遂下令兵民薙髮。錫範亦遂與世子遵繳冊印,而舉國歸降焉。侍衛回報將軍,將軍喜曰:『不待勞師而傾國效順,朝廷之福也』。即令侍衛馳驛入奏,並繳歸誠冊印。
  九月初一日,侍衛至京。朝廷召見,特加慰勞。因問澎湖克捷事情,侍衛披圖指畫,備言渡海艱難,藍理等冒險進攻,凡兩舉而後得之。又言諸將士竭力用命,摧鋒血戰之苦;朝廷為之揮淚。因諭部臣曰:『閩師遠出海疆,冒險勦寇,非滇黔陸地可比,論功再加一等』。朝廷又問臺灣事,對曰:『臣至其地,視偽幼子未諳事,國事盡委於馮錫範、劉國軒。錫範懦而無斷,低徊猶豫,其實無能為也。劉國軒傾心歸命,挾以必從之勢,故臣得畢事而歸』。又問臺灣形勢,侍衛條對甚悉。問『提督重兵入險,得無有慮否』?對曰:『臺灣兵既敗之後,莫與共命者,但恐提督後至,[議論不一,或至中變耳。若總督與提督能一心共濟,事可萬全。今提臣係督臣保舉,必無異心,指日可定;如謂奔敗之餘,再奮螳臂,敢拒巨轍,必無之理』。上悅,自解所御龍袍並賦詩以賜提督,加授靖海將軍,封靖海侯,以示酬庸焉。
  八月十五日,施將軍統率大師至臺灣,百姓壺漿相繼於路;海兵皆預製清朝旗號,以迎王師。十月十七日,侍衛自京回至軍前,啣命申告,軍民莫不以手加額。
097

  部議以臺灣番民雜處、山海要津,設總兵一員、副將二員統水陸官兵一萬鎮守之。設道官一員、一府、三縣,以統治百姓及番眾。府曰臺灣府,附郭為臺灣縣,](館藏抄本原缺數行,用海上見聞錄之文補之,並加[ ]以示區別)。南路為鳳山縣,北路為諸羅縣。建置既定,經畫事竣。
十月初六日,世子克塽、馮錫範、劉國軒、何祐等併眷口登舟。 十一月初六日,至泉州。初七日,往福省進京。 十二月,總督姚啟聖病死。
  克塽至京,封為漢軍公;弟克與土准開牛彔;叔鄭聰等俱以三品、五品官食俸,隨旗。馮錫範、劉國軒俱封伯。國軒隨補天津衛總兵,其子准開牛彔。
鄭氏自丁亥年起,至癸亥年亡,共三世,三十七年。
098
 
 
 
 
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一頁 top